武汉日记:来,是为了同一个目标

文章正文
2020-02-17 06:01

2月15日,武汉雨夹雪,气温骤降。

我和韩基琛是人民网第三批增援武汉一线报道的记者,抵汉开工第一天,跟大家分享两个故事。

“下午2点,告诉我落实情况”

本来就物资缺乏的武汉,如何保障近三万名支援武汉医护人员的生活?气温降下来,服务能上去吗?

一大早,我们一行三人,急匆匆赶往有六个省区医疗队入住的酒店。

进门看见几个护士在等待搬运行李,没有自报家门,我们走上前问:“晚上睡得好吗?房间不让开空调,冷不冷?”

“不冷。”

“伙食咋样?要是顾不上吃,凉了怎么办?”

“睡得也不错,吃的也没问题。”

我们还不放心,想去采访某医疗队领队。谁知,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负责人比我们到得还早,正跟领队交流。

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人和医疗队领队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。

人民网韩基琛 摄

“被子还会再运来一批,伙食也变着花样来,尽量满足大家口味。”这位负责人跟领队说。

“基本保障没有问题,我们也不是来享受的。我们克服困难,尽量把需求压到最低,不给当地添麻烦。”领队说。

“酒店原有200多服务员,很多回家过年回不来,目前只有50人,肯定有保障不周的地方。”负责人还不放心。

领队想了想,说:“如果有可能,我们能不能安排自己的厨师做饭?现在医护人员都是我们的宝贝,希望多给他们一些营养调节,他们保护好了,才更有力量去保护病人。”

负责人马上把酒店经理叫来,当场办公。“没问题,我们也缺厨师。”经理说。

随后,负责人又找到驻地的区工作人员,反复叮嘱:“人家是用生命来帮助我们的,我们要全力保障好人家的生活。厚被子、取暖器、防护用品都要优先保障。”

说完,他还不忘对工作人员说:“我下午2点再打电话,你要告诉我落实情况。”

室外天气寒冷,但这场对话有温度,也有力度。

“只要是去武汉方向”

4个小时,行程2700多公里。

这是95后女护士崔肖的返汉之路,她这一路一波三折,俨然一场现实版人在“?逋尽薄?/p>

原本想买最快去武汉的高铁票,可高铁站关闭了,崔肖就托人帮忙,买了从哈尔滨飞往长沙的机票。“只要是去武汉方向的就行,从长沙再到武汉就方便多了。”崔肖说。

临出发,妈妈含着泪给她包了一顿饺子,逼着她吃了几个后,才放她出门。

崔肖在进行消杀工作。受访者供图

先是坐7个小时火车去哈尔滨,路上却收到飞机停飞的消息,一时间崔肖有点慌,晚上住宿、怎么去武汉都成了问题。

她又买了从哈尔滨去长沙的火车票。没有歇一口气,崔肖赶忙去坐地铁到哈尔滨西站,谁知错过了最后一班换乘地铁,她只能改乘出租车——从哈尔滨城东到城西火车站,一路马不停蹄,终于上了Z238次火车。

一上车,她立即找到列车长,拿出工作证件,对列车长表明自己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护士,要赶回去支援,问他能否在火车途经武汉时让自己下车。

列车长让她等消息。许久过后,终于有人来找她登记身份信息,通知她可以下车。2月1日晚9点,本来不在武昌停车的Z238次列车,停车靠站。崔肖终于到达了武汉。

崔肖同事堆的雪人。受访者供图

采访完,崔肖发给我们一张图片,是她同事堆的雪人。同事告诉她,大家看到雪人,都开心地暂时忘掉了疲惫。“雪是春天的信使,给人带来希望。”崔肖说。

不同的人,不同的故事,却有同样的目标:打好这场武汉保卫战。

(责编:曹昆)

文章评论